家政扶贫:脱贫新途径

一边是农村富余妇女劳动力,一边是城市旺盛的家政需求,如何实现供需双方的精准对接,通过家政服务业带动贫困户走上脱贫快速路?“百城万村”家政扶贫试点,为此搭起了城乡对接的桥梁。

2017年9月,商务部会同发展改革委、财政部、全国妇联印发了《关于开展“百城万村”家政扶贫试点的通知》,结合家政服务业吸纳贫困劳动力就业容量大的优势,组织家政服务需求大的10个中心城市的28个家政企业与家政服务资源丰富的7个省的38个贫困县开展家政扶贫试点工作,探索家政扶贫的有效途径。

潜山市是家政扶贫全国首批试点之一。两年来,一大批农村贫困妇女通过家政培训,走出乡村,走进城市,实现稳定就业,走上脱贫致富路。

从贫困户到“金牌月嫂”

何顺针是潜山市槎水镇金波村的“名人”。

过去“有名”,是因为她曾是全村最贫困的村民,分家时,50平方米的破屋连个凳子都没有。如今“有名”,是因为她不仅脱了贫,还成为带动60多名妇女走上家政行业的金牌月嫂。

从贫困户到金牌月嫂,何顺针命运的转变来自家政扶贫。

“第一个服务客户在我之前已经辞退了12个月嫂,那一个月我睡沙发、有委屈,但我珍惜这次机会,咬牙坚持了下来,终于得到‘最满意’的评价。”何顺针说。

此后,何顺针以她女性特有的亲和力和坚持不懈的努力,不断加强学习,成为高级母婴护理保健师以及高级小儿推拿师,月薪也由刚开始时2800元涨到了近万元。如今,正在合肥做月嫂的何顺针月薪最高达到12800元。

同样,通过家政扶贫,从槎水镇走出来的还有木岗村的杨金霞。

“丈夫的医药费、孩子的学费全靠我一个人打零工,虽然有扶贫政策,但也不可能靠一辈子。”杨金霞说。多年来,她务过农、烧过开水炉、经营过小饭店,但最后都因为没经验、没技能、没体力无奈放弃,让杨金霞饱尝艰辛。直到参加了家政服务培训,她才看到了希望的曙光。

“第一个月2800元,之后去了马鞍山,工资涨到4800元。客户对我的服务很满意,第二个月给我上调工资到6000元。后来又经过家政扶贫更专业的培训后,到了南京工作,工资又升到8800 一个月。”节节上涨的工资待遇,让杨金霞走出困境,笑容又回到了她的脸上。

家政服务工作不仅在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的收入可观,在潜山本地待遇同样不低。

潜山市梅城镇彭岭村贫困户李华美今年47岁,父亲和丈夫都已去世,母亲身体不好,常年吃药,多年来,她独自带着女儿和妹妹一起生活。因为家中缺少顶梁柱,很长一段时间都靠她四处打零工,收入很不稳定。“搞点钱都给妈妈看病吃药,还要养女儿。一年到头也剩不了多少钱。”

2017年,通过家政培训,李华美成为一名育婴师,首单工资4000元,这让李华美激动不已。

“月嫂一个月的工作日只有26天,还有4天假,不需要风吹日晒,收入稳定,现在每单都不低于5000元。如果没有空当,一年可以接11单,年收入五六万。”李华美说。

潜山某家政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王国苹告诉记者,目前家政服务人员市场需求大,工资待遇普遍很好,潜山本地月嫂每单不低于5000元,平均都在6800元—8800元,而输送到大城市的家政服务人员,在通过进一步培训后,做得好的学员每单工资可达万元,最高可达16000元。

从不愿干到争相报名

9月初,在潜山市高级技能人才培养基地的课堂上,育婴员培训班正在上课。从安全防范到如何照顾产妇,从科学育儿知识到急救常识等,为期19天的培训吸引了潜山周边乡镇71名妇女参加,其中贫困户十余人。

但家政服务培训在刚推动时,情况却并不是很乐观。

“刚开始做家政培训时,很多农村贫困妇女不愿意,觉得是伺候人的事情,不光彩。”潜山某家政服务机构法人产玉屏介绍。

“做家政,就是做保姆,职业不好,不愿意。”这样的想法在农村妇女心里十分普遍。

2017年11月,“百城万村”家政扶贫试点在潜山启动,12月,与武汉一家家政公司签订了协议,同时开展专业技能培训工作。

产玉屏告诉记者,首次培训组织了60名贫困户参加,其中有意向的只有47人,最后38人在培训结束后,输送到武汉。直到发车时,还有群众有顾虑,觉得我们是搞传销。

潜山市妇联主席王小平回忆,出发当天,潜山妇联、潜山商务局以及家政公司,三方派人,共同带队,开车护送。“我们不去,阿姨们不放心。”

随着30多名家政服务人员顺利在武汉开展工作,家政服务待遇高、受人尊敬、适合女性的优势逐渐广为人知,一些先行去往大城市的家政服务员也不断起着示范带动作用。很多农村贫困妇女及闲散女性劳动力打消了顾虑,主动报名,想加入家政服务队伍。

梅城镇万岭村周秀兰是贫困户,没有一技一长,她只能在学校里做帮工,一个月只有800元,年收入仅7000元。通过老学员汪美玲的介绍,她也萌生了转行的念头。

“看到朋友做得这么好,我也想尝试,干得好的话,一个月就抵一年工资。”周秀兰表示。

水吼镇驾雾村熊永枝对家政培训表现出极大的热情,“想学。一方面收入高,另一方面,做月嫂或是家政服务员受人尊敬了,我们也觉得干得有尊严,很想尝试。”

“刚开始还要动员培训,现在都是主动报名。尤其是在乡村举办的培训班,40个名额,最后挤进80多人,最后教室全站满了人,旁听都没有位子。”产玉屏说。

据潜山市妇联统计,2017年按照国家贫困线标准统计,有建档立卡贫困户2.86万户,8.91万人,其中贫困妇女3.95万人,贫困妇女是脱贫攻坚战中的主力群体之一。

“农村妇女,尤其是贫困妇女,普遍文化程度低,就业面窄。家政服务业门槛不高,又能发挥妇女优势,见效快,更适合贫困妇女就业。”王小平分析。

精准对接脱贫走上高速路

长期以来,影响贫困妇女就业的原因来自两个方面,一个是意识,另一个就是渠道。

通过“政府发动、社会动员、典型带动”,群众对家政服务业的意识有了根本扭转。那么解决渠道问题,便是撬动家政扶贫的关键。

记者在潜山市商务局了解到,潜山市家政服务产业起步较早,现有家政服务经营主体100多家,其中正常开展服务的有40多家,具有一定规模的家政企业有7家。潜山作为全国首批试点贫困县之一,对接输出城市为武汉、上海、北京、杭州,由潜山本地两家家政龙头企业开展对接工作,搭建对接平台。

“通过与对接城市企业签订接收协议,再开展培训,精准输送,既保证了贫困户就业的稳定,又保证了接收企业用工的稳定。”潜山市商务局内贸流通与电子商务办公室主任刘会存介绍,目前,已经与武汉的友缘家政和炎黄家政、北京好韵妈妈及嘉乐会、上海慧胜家政、苏州出彩商业等多家全国大型家政服务企业达成《精准扶贫试点家政对口帮扶协议》战略合作协议,并建立了长期合作伙伴关系。

自2017年底启动家政扶贫试点工作以来,已累计举办培训班35期,培训学员1995人,其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员871人,与对接城市企业签订接收协议700余人,实现市内外就业989人,其中贫困户491人,脱贫效果显著。

“家政学员就业初期月收入在3000元左右,技术熟练后月收入可达6000元—8000元,金牌月嫂在本地就业一般为8800元,到北京、上海等地,月收入可超过10000元。”刘会存说。

在王小平看来,家政扶贫带动的不止就业,更是精神上的脱贫。通过就业转变一个人的精气神,从而带动乡风文明。“去了大城市,视野开阔了,面貌大不一样。”

“有了尊严,有了底气。”说起贫困妇女因家政扶贫带来的变化,产玉屏如数家珍:杨柳乔,原先在工地打工,右手手指残疾,不敢与人交流。自从培训当上月嫂后,去了苏州工作,收入高了,人也开朗了,过年回家腰挺直了;杨满琴去了苏州之后有了自信,在公司年会上,表演了旗袍秀……

同时,随着家政人员的增长,管理问题随之而来。“人员输出之后,家政人员的情况我们就很难掌握,无法长期跟踪。因此,目前我们正着手建立家政服务人员信用体系,为每名家政服务员建立信用记录档案,档案中可查阅从业经历、消费者评价及奖惩情况等信息,形成可追溯机制,进一步助力家政扶贫工作。

发表留言

返回顶部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