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政服务业不能野蛮生长

多次向雇主借钱却挥霍不还,遭辞退后竟乘雇主不备入室盗走财物8万余元——萧山区人民法院日前以盗窃罪判处这名胡姓保姆有期徒刑4年9个月,并处罚金8000元,同时对其实行职业禁止,期限3年。这也是浙江省内对家政服务人员适用从业禁止第一案。

一粒老鼠屎,绝不能坏了一锅粥。对这类人员实行职业禁止,有助于快速甄别劣迹人员,也有助于源头治理。仅就这个案例来看,被雇保姆胡某从事家政服务6年,此前已有诈骗犯罪前科,也曾多次借钱挥霍不还。然而,其所在的家政服务机构既未建立工作档案,也没和消费者签订家政服务合同,未能提供其违法犯罪前科劣迹、道德品行方面个人信息,这也再次暴露出监管漏洞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案件审理完毕后,萧山检方并未就此打住,而是以此举一反三,联合当地公安、商务、市场监管等部门会签《萧山区家政服务人员背景信息核查办法》,体现出主动作为精神,值得点赞。该《办法》不仅针对家政服务人员身份信息、是否涉及违法犯罪、是否为重症精神病人等背景信息核查范围再度作出重申,还就信息的采集和使用也作出相应规范,这也是在制度建设上作出了可贵探索。

家政服务业绝不能野蛮生长。在震惊全国的“蓝色钱江保姆纵火案”中,保姆莫焕晶就曾在多位前雇主家作奸犯科,劣迹斑斑,后又做出如此惨无人道之事,教训极其惨痛!去年6月,国务院办公厅也在《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》中提出,必须健全家政服务领域信用体系。然而,毋庸讳言,现实当中,有如前文所述,中介机构不签合同、不向雇主提供背景信息或对家政服务人员信息审核把关不严的现象,仍然较为普遍。这也再次提醒我们,必须加大工作力度,加快推进家政服务征信系统行业全覆盖。

此外,从长远来看,还有必要加大行业和地方立法,以良法推动善治。在这方面,像上海日前提交审议的《上海市家政服务条例(草案)》,除了推动建设全市统一的家政服务管理平台,还拟健全完善家政服务标准体系,归集家政服务机构和家政服务人员基本信息,推动《劳动法》在家庭服务劳动关系中的落实等,颇值得杭州借鉴。

家政服务涉及千家万户。一个优质包容的家政服务业,必须建立在行业秩序规范之上。建立“负面清单”,建设优胜劣汰机制,提高行业准入,促进行业整体健康发展,由此,也才不会因个别害群之马出现而让保姆“整体背锅”。

发表留言

返回顶部按钮